| 网站首页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教案试题 | 历史故事 | 考古发现 | 历史图片 | 文化 | 社会
 
朱元璋为什么大杀功臣

时间:2010-11-20 专题:朱元璋
朱元璋为什么大杀功臣
朱元璋建国以后炮打庆功楼大部分功臣被打死为什么
《汉书》中有一段从韩信嘴里说出来的话:“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八档氖橇醢钤诮⒑撼蠹舫煨罩詈钔?,大杀功臣的事,给汉高祖刘邦勾画出一副疑神疑鬼寡恩刻薄的嘴脸。尽管刘邦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还是遭致后人无穷的非议。如果把他与朱元璋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刘邦不过是在异姓诸侯王反叛的咄咄逼人形势下的一场武装反击,朱元璋则是在并无反叛迹象时精心策划一场又一场大屠杀,为了显示杀戮的正确,把被杀的人一概加上“胡党”、“蓝党”的帽子。所谓胡蓝党案,即胡惟庸党案与蓝玉党案,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其本质就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了巩固皇权至高无上的地位,大开杀戒,把开国元勋一网打尽??实凵惫Τ?,一向是敏感话题。刘基,字伯温,浙江青田人,以元末进士出任地方官。朱元璋打到浙东后,礼聘他为谋士。足智多谋的刘基向他的主公提出削平群雄的谋略——先图陈友谅,后取张士诚,再北伐中原,帮助朱元璋成帝业,其功劳并不逊色于李善长。由于他不是淮西集团中人,开国后大封功臣时,只封为诚意伯,岁禄240石,与李善长封为韩国公,岁禄4000石,相去甚远。而且他只不过是御史中丞(御史台的副长官),并无多大实权。朱元璋对刘基颇为信任,为了撤换李善长,另择丞相人选,而征求他的意贝,君臣之间有一场推心置腹的对话:刘基虽然受到李善长的排挤,仍然出于公心劝导主公不要撤换李善长:“善长勋旧,能调和诸将?!敝煸八担骸笆鞘?,君乃为之地耶?吾行相君矣?!绷趸钪诨次骷诺比ǖ那榭鱿?,难以在朝廷施展手脚,坚决辞谢。朱元璋又问:杨宪如何?刘基并不因为与杨宪有私交而说昧心话:“(杨)宪有相才,无相器。夫宰相者,持心如水,以义理为权衡,而己无与者也,(杨)宪则不然?!敝煸坝治剩和艄阊笕绾?刘基说:“此偏浅殆甚于(杨)宪?!敝煸坝治剩汉┯谷绾?刘基说:“譬之驾,惧其偾辕也?!痹诹趸蠢?,胡惟庸最为糟糕,好比一匹劣马,叫它驾车,必然会翻车坏事。朱元璋见以上人选都不合适,再次邀请刘基出任丞相:“吾之相,诚无逾先生?!绷趸俅瓮拼牵骸俺技捕裉?,又不耐繁剧,为之且辜上恩。天下何患无才,明主悉心求之。目前诸人,诚未见其可也?!钡呛罄粗煸盎故歉堇钌瞥さ耐萍?,选择了胡惟庸——一个远不如李善长善于出谋划策,却精于拍马奉承玩弄权术的小人。胡惟庸是李善长的同乡(都是定远人),在朱元璋攻克和州时归附红巾军。洪武三年,因李善长的提携拜中书省参知政事,不久代汪广洋为中书省左丞。以后又拜右丞相,继而为左丞相。由于他逢迎有术,深得朱元璋宠信,形成一人独相的局面。正如《明史》所说:“帝以(胡)惟庸为才,宠任之,惟庸亦自励,尝以曲谨当上意,宠遇日盛。独相数岁,生杀黜陟,:或不奏径行。内外诸司上封事,必先取阅,害己者匿不以闻。四方躁进之徒,及功臣武夫失职者争走其门,馈遗金帛名马玩好,不可胜数”活脱脱一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的嘴脸。大将军徐达得悉他的奸猜行径,深恶痛绝,把他的劣迹上告皇帝。胡惟庸得知后,引诱徐达府上的门房,企图加害徐达,虽然未能得逞,此人心计毒辣的小人心态却暴露无遗。他自恃与李善长关系非同一般(自己的侄女嫁给李善长的侄子为妻,结成姻亲);有这样的元老重臣为后盾,胡惟庸更加胆大妄为。刘基鉴于在朝廷难以立足,于洪武四年告老回乡,怕遭致政治灾祸,索性隐居山中,不再与闻政汉,每天以饮酒下棋为乐,口不言功。他想逃避现实,但政治斗争的漩涡仍然把他卷了进去。胡惟庸获悉刘基曾在皇帝面前说他无能,怀恨在心。当时胡惟庸以左丞掌中书省事,指使亲信官员攻击刘基,无中生有地诽谤刘基用有“王气”的十地营造自己的坟墓,图谋不轨,刺激朱元璋的猜忌心理。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刘基被剥夺了官禄。刘基惧怕带来更大的祸水,赶赴南京当面向皇帝请罪,并且留京不归,以明心迹。不久胡惟庸当上了左丞相,刘基大为悲戚:“使吾言不验,苍生福也?!贝哟擞欠叱刹?,没有多长时间就死去了。关于刘基的死因,后来胡惟庸案发,有人告发说,刘基是胡惟庸毒死的。对于刘基的死,孟森十分感慨地说:刘基的归隐,实为惧祸,激流勇退。(朱)元璋视其为张良,因而他俩之间知无不言,言听计从。刘基每遇急难,勇气奋发,计划立定,人莫能测,(朱)元璋每恭己以听,呼为老先生。然而激流勇退尚且不免于祸。朱元璋后来与刘基的儿子谈起此事,把责任一古脑儿推到“胡党”身上。他说:“刘伯温在这里时,满朝都是党,只是他一个不从,吃他每蛊了?!蹦且馑际撬盗趸潜弧昂场倍舅赖?。他还说:“刘伯温在这里时,胡家结党,只是老子说不倒?!敝煸肮酝庖彩钦庋担骸昂罄春医岬?,(刘基)吃他下了蛊。只见一日(刘基)来(对)我说:上位,臣如今肚内一块硬结怛,谅看不好。我朝人送他回去,家里死了。后来宣得他儿子来问,说道涨起来紧紧的,后来泻得瘪瘪的,却死了,这正是着了蛊了?!币豢谝Ф趸潜缓┯苟舅赖?。但是据吴晗考证:“刘基被毒,出于明太祖之阴谋,胡惟庸旧与刘基有恨,不自觉地被明太祖所利用?!比绻怅系目贾ふ?,那么刘基的死,就更具有悲剧色彩。朱元璋对亲信存有二心,连视为张良的刘基也不放过,却轻信胡惟庸,听任他胡作非为,又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凭他的权力威望,“胡家结党”他真的“说不倒”吗?后来终于对胡惟庸下手,其实也是对亲信存有二心的逻辑发展。胡惟庸的专断独行,使相权与皇权的冲突明朗化了。胡惟庸之前,李善长小心谨慎,徐达经常带兵在外,汪广洋只知饮酒吟诗,相权与皇权的矛盾不甚明显。胡惟庸为相七年,大权独揽,使朱元璋觉得大权旁落,除了剪除别无选择。洪武十三年,朱元璋宣布以“擅权植党”罪处死胡惟庸。以“擅权植党”罪处死胡惟庸绰绰有余,要以它来罗织一个“胡党”,株连一大批功臣宿将,却未免牵强附会。为了把罪网罗织得更大,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胡惟庸死后,他的罪状逐步升级,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置那些“胡党”于死地。明代的心腹大患是“北虏南倭”,由此着手制造罪状最具杀伤力,于是乎胡惟庸死后罪状升级为“通倭通虏”,用它来株连开国元勋。平心而论,胡惟庸的被杀完全是咎由自取,但受胡惟庸牵连被杀的大批功臣完全是无辜的。胡案实际上成为朱元璋整肃功臣的借口,凡是他认为心怀怨望的,行为跋扈的大臣,都被加上“胡党”的罪名,处死抄家。洪武二十三年,即胡惟庸被杀十年之后,罪状又升级为“谋反”。朱元璋唆使亲信精心策划,唆使李善长的家奴卢仲谦无中生有地告发李善长与胡惟庸往来勾结,串通谋反??吹贸隼?,朱元璋要借此除掉李善长,他冠冕堂皇地说:“(李)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这当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七十七岁的李善长及其一门七十余人被杀,纯属冤案一桩。一年以后,解缙上疏为其申冤,他起草的《论韩国公冤事状》,由郎中王国用冒死呈上,大意是:李善长为陛下打天下,是第一勋臣,假使帮胡惟庸成事,也不过如此,况且他已经年迈,根本没有精力再折腾,何苦如此!朱元璋看了以后,无话可说,可见他也默认是枉杀。与此同时,朱元璋又策划陆仲亨的家奴告发陆仲亨与唐胜宗、费聚、赵雄三名侯爵,串通胡惟庸?!肮材辈还臁?。一场“肃清逆党”的政治运动铺天盖地而来,株连被杀的功臣及其家属共计达三万余人。为了平服人心,朱元璋特地颁布《昭示奸党录》,株连蔓延达数年之久。连一向与胡惟庸关系疏远的“浙东四先生”也未能幸免,叶以“胡党”被杀,宋濂的孙子宋慎也牵连被杀,宋濂本人则贬死于四川茅州。后世史家对胡惟庸党案颇持怀疑态度。王世贞就对胡惟庸“谋反”之说表示难以相信:谈迁说得更加明确:“惟庸非叛也”,乃“积疑成狱”,可谓一语道破。蓝王党案也是如此。蓝玉是开平王常遇春的妻弟(小舅子),在常遇春麾下勇敢杀敌,所向披靡,堪称常胜将军,战功显赫。洪武二十年升为大将军,两年后进封谅国公?;识骱频粗?,蓝玉忘乎所以,骄横跋扈,使朱元璋感受到了将权与皇权的冲突。于是除的网罗正在悄悄逼近。洪武二十六年,锦衣卫指挥蒋献诬告蓝玉“谋反”,说他与景川侯曹震等公侯企图趁朱元璋出宫举行“藉田”仪式时,发动兵变。装模作样审讯的结果,连坐族诛达一万五千人,把打天下的将领几乎一网打尽。为了显得名正言顺,朱元璋特地下手诏,颁布《逆臣录》,其中包括一公、十三侯、二伯。从保留下来的《逆臣录》可以一眼看出,当时罗织罪状的伎俩实在拙劣得很。陈四益《罗织的证据》一文对此嘲讽道:由于审讯者心思不够细密,留下了许多破绽。比如,一个名叫蒋富的招承,说是蓝玉出征回来,请他吃酒,在酒席间,蓝玉对他说:“老蒋,你是我的旧人,我有句话和你说知,是必休要走了消息。如今我要谋大事,已与众头目每都商量定了,你回去到家打听着,若下手时,你便来讨分晓,久后也抬举你一步?!闭飧觥袄辖笔撬?只是蓝玉家一个打渔网户。另有一名叫张仁孙的供道,说是因为出征回家,前去拜见,蓝玉对他们说,要成大事,要张仁孙等各置军器,听候接应,如日后事成时都与大官人做。这个张仁孙是谁呢?当初只是乡里一个染匠。蓝玉如果真想谋逆,自然应当十分谨慎,这样杀头灭族的事情,哪里有见人就说的道理?何况还是些无足轻重的打鱼网户和染匠。仅此一点,这些口供的可靠性就大可怀疑?!赌娉悸肌肥侨绱苏獍闩谥瞥隼吹?,目前已经散佚的《昭示奸党录》可信性也就可想而知了??谝还Τ夹齑镆蛭幌蚍炊院┯?,所以无法牵连进“胡党”,他死时蓝玉党案还没有爆发,当然与“蓝党”无关,但是他也没有幸免。洪武十八年他患上了极为凶险的背疽,按中医的说法,忌吃蒸鹅。朱元璋偏偏派人送一只蒸鹅给他吃。徐达心知肚明,皇上不希望他继续活下去,只好当着来人的面,流着眼泪吃下蒸鹅,没有几天就一命呜呼了。曾经向朱元璋建议“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朱升,预感到主公疑忌功臣,众醉而独醒,洪武三年就申请告老还乡,还是顾虑与儿子朱同难保平安无事,特地向皇帝请求赏赐“免死券”。第二年,朱升寿终正寝,享年七十二岁。他的儿子朱同却并未得到“免死券”的庇护,最后还是死在朱元璋的手下——赐自缢。令人唏嘘不已!开国功臣惨遭大屠杀后,朱元璋才说:“自今胡党蓝党概赦不问?!逼涫狄丫钡貌畈欢嗔?,不过是一句显示皇恩浩荡的废话而已。一个出身卑贱的游方僧,当了皇帝以后,权势欲如此强烈,丝毫容不得对皇权的潜在威威胁,大张旗鼓地罗织罪状,杀戮功臣,必欲“除恶务尽”方才罢休。纵观历史,这样的大屠杀恐怕算得上绝无仅有之事。个中缘由值得每个读史者细细玩味?!逗菏椤分杏幸欢未雍抛炖锼党隼吹幕埃骸敖仆盟?,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八档氖橇醢钤诮⒑撼蠹舫煨罩詈钔?,大杀功臣的事,给汉高祖刘邦勾画出一副疑神疑鬼寡恩刻薄的嘴脸。尽管刘邦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还是遭致后人无穷的非议。如果把他与朱元璋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刘邦不过是在异姓诸侯王反叛的咄咄逼人形势下的一场武装反击,朱元璋则是在并无反叛迹象时精心策划一场又一场大屠杀,为了显示杀戮的正确,把被杀的人一概加上“胡党”、“蓝党”的帽子。所谓胡蓝党案,即胡惟庸党案与蓝玉党案,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其本质就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了巩固皇权至高无上的地位,大开杀戒,把开国元勋一网打尽??实凵惫Τ?,一向是敏感话题。首先触及这一话题的是吴晗,1934年他在《燕京学报》上发表了《胡惟庸党案考》,广泛收集史料,进行严密细致的考证,把已经变得扑朔迷离的胡惟庸党案的真相揭示出来。他说:胡惟庸党案的真相到底如何,即使明朝人也未必深知,这原因大概是由于胡党事起时,法令严峻,著述家多不敢记载此事。时过境迁以后,实在情形已被湮没,后来史家只能专凭《实录》,所以大体均属相同。他在论文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胡惟庸党案的要害:“胡惟庸的本身品格,据明人诸书所记是一个枭猾阴险专权树党的人。以明太祖这样一个十足地自私惨刻的怪杰自然是不能相处在一起。一方面深虑身后子懦孙弱,生怕和自己并肩起事的一班功臣宿:将不受制驭,因示意廷臣,有主张地施行一系列的大屠杀,胡案先起,继以李案,晚年太子死复继以蓝案。胡惟庸的被诛,不过是这一大屠杀的开端?!比欢甘旰笏薅┏霭娴摹吨煸按?,却见不到如此锋芒毕露的分析了,只是在书中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回避了这个尖锐而又敏感的话题。当然他也有他的难处,生怕引起新朝当权者的猜忌。但是历史是无法回避的,读明史首先就会遇到这个问题。对于一个历史学家,不存在甚么该讲甚么该回避的历史现象,秉笔直书历来是史家的基本史德。直白的说,胡惟庸党案与蓝玉党案是朝廷高层权力较量的必然结局。由于与朱元璋共同打天下的开国元勋的特殊贡献与特殊地位,势必形成相权与将权分割皇权的现象,这对于朱元璋这个权势欲极强,又有政治手腕的皇帝而言,是无法容忍的。此公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大权旁落,而那些文臣武将们以为开国有功,趾高气扬,飞扬跋扈,如果不加以制服,那么他的子孙继位之后,局面将会不可收拾。这样,矛盾激化了。朱元璋抓住两个有把柄的实权人物——左丞相胡惟庸和大将军蓝玉——开刀,然后蔓延株连,把那些威胁、削弱皇权的开国元勋,以及那些并不威胁、削弱皇权的开国元勋,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处死,形成明朝初年政治史上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一页。当然,开国元勋并非没有问题,不少人居功自傲,肆无忌惮,确实是不争的事实。洪武六年,朱元璋鉴于开国元勋多倚功犯法,凌暴乡里,地方官奈何不得,十分不满,特命工部制造铁榜,铸上申戒公侯的条令:凡是公侯家人倚势凌人,侵夺田产财物,私托门下影投差徭者,处以斩刑。这种做法似乎和战国时代的“铸刑鼎”有点类似。法律条文要用铁榜这种古老的形式来公布,一方面说明那些被封为公侯的开国元勋们依仗功劳权势而违法乱纪,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了:另一方面说明主张“治乱世用重典”的朱元璋不能容忍功臣们过于放肆。在这个禁令中已经隐约透露了日后要毫不留情地予除的信号。朱元璋成为开国皇帝后,昔日的谋士二李善长出任左丞相,猛将徐达出任右丞相,徐达带兵在外作战,实权操于李善长之手。李善长是在朱元璋攻略滁阳后,接纳下来的谋士,在帅府决断进退赏罚章程。朱元璋称吴王时,他出任右相国,充分展现他裁决如流的才干。洪武元年顺理成章地担任左丞相,封韩国公,在朝廷上位列第一,当他的儿子被皇帝招为驸马后,权势更加显赫,成为朝廷中掌握实权的淮西集团首领。朱元璋对于淮西集团权力过于膨胀,从而威胁到他的皇权,是有所提防的。他有意撤换李善长,为此向刘基请教合适人选。
他生性就那样怕自己子孙保不住江山就把有本事有权利的干掉自己子孙就好过了他是为了后代着想
兔死狗烹的道理.
江山可一起打但江山不能一起坐
他要实行君主专制。想要一个人大权独揽。但臣是那些大臣是随他出生入死的人。他不好意思当面要回权力。也不一定要的回。就干脆来个兔死狗烹。杀了他们
毛泽东不也是吗都那个样臣功太高
害怕夺走他的天下
第一,曾经的功臣掌握的权利太大,对其子孙的继位和权利的掌控有极大的威胁。其次,皇帝他本性多疑也是这件事发生的潜在因素。
我认为有3个原因1:绞兔死,走狗烹2:功高盖主3:功臣都是他的老朋友,怕他们把堂堂皇帝做和尚,当乞丐的事情传开,就像春秋末年勾贱那样怕人说他在吴国为奴,吃夫差的粪便的事情传开,于是杀文种,杀老婆,还想把西施和范蠡杀掉
哪个开国皇帝不那样
皇帝想坐的更稳就得这样??!
因为那些人知道他的事情太多了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担心江山被忠臣夺取
他打江山的时候,许多臣子可以说是立下汗马功劳,中国封建帝制,最怕的就是-功高盖主,他怕臣子谋反,所以杀掉臣子,以保江山长久楼主,记住,明朝没一个好皇帝朱元璋残忍,朱地残暴,动不动就让人把犯人喂狗,嘉靖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关于朱元璋疯狂屠杀功臣元勋的心理动因,历史学家有不同的解释,最有代表性的解释是,朱元璋看到皇太子懦弱,担心自己死后强臣压主,所以事先消除隐患。这种解释有一则宫廷轶闻可为佐证:有一天,皇太子劝说父亲不要杀人太多,朱元璋把一根长满了刺的棍子丢在地上,命皇太子用手拾起来?;侍右话炎プ〈坦?,结果给扎破了手掌,并连声呼痛。朱元璋说:“我事先为你拔除棍上的毒刺,你难道不明白我的苦心吗?”就算上面的解释是真实的,也说明被杀的功臣都蒙受不白之冤,“谋反”根本是莫须有的罪名,而在屠杀功臣的同时.也助长了司法制度的黑暗?;侍优橙醵侍锬暧滓残硎窃蛑?,但恐怕不是主要的原因。之所以如此,主要是朱元璋的自卑心理在作祟。朱元璋出生于一个板度贫苦的家庭,父母双双死于瘟疫,很小就成了孤儿。他放过牛,当过干粗活的小和尚。天下大乱时又被迫落草为寇,在底层社会受尽欺凌。因为出身过于卑贱,朱元璋对上流社会既羡慕又仇恨,既想拼命挤进去.又恨不得把上层人士踩在脚下。他没有机会接受系统的教育,缺少做人的崇高理想和高尚情操,不可能把苦难身世演变为改造社会普济天下苍生的动力,相反,因为自己没有学问,便对有学问有才能的人嫉妒得发狂。像胡惟庸、李善长、刘基等人,都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囊,朱元璋的江山是他们三人智慧的结晶。在本质上.自卑感过重的领袖,跟有才干的部属不能并存,因此,他们三人在朱元璋的力量不够强大时还可被委以重任,一旦朱元肆意识到自己没有他们,也有足够的安全保障时,他们的生命也就完结了。宋濂也是出身贫寒,身世和朱元璋相近,按理会同病相怜,但宋濂太有学问,朱元璋最终还是容忍不朱元璋对功臣实行灭种式的屠杀后,以为自此国泰民安,没想到,他刚刚进入坟墓,他的第四个儿子,分封在北平的燕王朱棣便匝夏举兵反叛,开始了复仇式的宗族自相残杀。因为功臣被屠杀罄?。醒刖挥薪艹龅耐乘?,叛军轻而易举地取得了胜利,建文帝在都城陷落之时永远失踪了,野史传说他远逃海外做了和尚。参考资料:http://www.jmss.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36
功高振主有空看看邪风曲虽然写的是仙侠小说但是对明朝的皇帝写的都比较详细
功高盖主而且功臣都是他的老朋友,怕他们把堂堂皇帝做和尚,当乞丐的事情传开
君主的疑心在作怪.怕有人功高盖主,抢了王位,以做到思想上的统一.
他担心别人会夺走他的江山
敌国破,谋臣亡。仿刘邦。
皇帝都是冷血的
1:绞兔死,走狗烹2:功高盖主3;就是朱元璋夺的天下后,功臣开始违法乱纪,结党谋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 |
Copyright 2006-2010 ©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 www.ddg5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千年 版权所有
申博娱乐网登入 | 申博咪牌百家乐娱乐 |
  • 2018中国运河名城(聊城)“裕昌杯”自行车公开赛9月16日即将开赛 2018-09-04
  • 2018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将于9月6日在宁波举行 2018-09-04
  • 习近平就建设两岸命运共同体提出5点主张两岸朱立伦 2018-08-21
  • 习近平就安南逝世向联合国秘书长致慰问电 2018-08-21
  • 习近平就一带一路提建议 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 2018-08-21
  • 习近平小岗调研释放出什么信号 2018-08-21
  • 习近平将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访问瑞士国际组织 2018-08-21
  • 习近平将出席俄卫国战争胜利庆典并访三国习近平 国家主席 2018-08-21
  • 习近平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并致辞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并举行相关活动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2018-08-21
  • 习近平对首个“中国医师节”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
  • 习近平对推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政治建设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
  • 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