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教案试题 | 历史故事 | 考古发现 | 历史图片 | 文化 | 社会
 
急需写李清照、曹操的文章,最好是散文

时间:2010-2-28 专题:曹操

写李清照

叹息之声如梦里花落,一朵朵敲击在几案上,如隔窗的雨碎了芭蕉的衣裳。

总想选个月华如水的夜晚与她温一壶薄酒,一脚踏在北宋的沧海,一脚踩在南宋的桑田,醉卧柳荫花阶,流连苹花汀草,抑或泛一叶兰舟,误入藕花深处。

一池青荷幽碧,满目绯红如霞,浅浅涟漪,淡淡氤氲,行如流水,静如处子,罗裳舞翩翩,木筝韵依依。如此美景良辰,携她素手纤纤,游弋于香?;ǔ?,吟唱那词魂诗魄,该是人生怎样的幸事。

无须旁人用多余笔墨为她树碑立传,只那一本《漱玉词》就已写尽春秋与风流。人间词话,少她则难是一家,多她则自成一体独树一帜。思绪寂寞地在她的词卷中行走,在字字与句句中一点点触摸,那缠绵着的相思,那悱恻着的怀念,那惆怅着的等待,重叠了多少的年华,恍惚了多少的岁月。那眉头上的一朵愁,隔了千年,依旧在独然然开着,竟是无计可消除。

相思逐流水,闲愁折花黄,在那“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不堪闻的萧声里,又怎盈一地的月光,掬一池的清水,挽一袖的暗香,在她起起落落的词句里,碰的又是谁的伤,撞的又是谁的痛。

风住,尘香,花尽,寥寥素词,淡淡清愁,在阡陌中飞行,在街巷中穿越,在我记忆狭长的隧道中游走。尚未觉“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羞涩少女初长成,转眼竟是“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那倦倚西窗问海棠花瘦的女子,那把酒东篱待黄昏日暮的孑影,我该用怎样的胭红轻染她唇边的哀伤,该用怎样的脂粉淡抹她腮边的泪痕。

碧纱窗外枕残月,疏帘影下弄灯花,醉里插花花落去,梦里载舟愁更愁,秋千架下,荡起多少丽词清句,藕荷池边,吟落多少华章鸿篇,一身清愁,半世寡欢,一袖家亡怨,一袖国破恨。宛叹间时光凝成她眸中的瘦水,年华攒成她眉上的浓霜。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她如带香的清风,如皎洁的明月,在岁月的清流中缓缓行,徐徐舞,自在花开花落。临水照花的女子,谁不愿在月移花影的旖旎风情下就半枚花笺寄幽怀娇恨,谁愿在颠沛流离的凄凉悲怆中书一页汗青思屈原项羽,那个在“欲将血泪寄山河,去酒东山一掊土”、“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中悲歌的清秀婉约女子,遗世而独立成历史的风景,人如池莲冰清骨,文如秋水不染尘。
何时与她把酒,就砚旋研墨,共桃李春风,一解旧愁。


纪念远逝的曼妙红颜
我已心的维度仰视李清照清丽瘦削的背影,倾听她渐行渐远的跫音,俯身捧起历史长河沉淀的瑰宝,已此纪念我心中的李清照,纪念那远逝的曼妙红颜。
我追寻易安的足迹,追寻那个天真矜持的宦门少女的身影,追寻那个才情国人,婉约清丽的闺阁女子的倩影,追寻那个终日凝、柔肠愁结的思妇的背影,追寻那个颠沛流离,晚境凄凉的落泊红颜。
我走进那个书香飘溢的庭院,探头窥见正直豆蔻年华的易安.她来了。踩着小碎步,拈着香汗巾,顾盼生姿,眉宇间自有一种风采.她看见院中伫立着一位陌生人,不禁心慌,未语脸先红,急急‘‘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吧青梅嗅’’。我站在她身后,目送她消失在宅门拐角外的背影,目送这位
天真矜持的宦门少女.我头望天高云淡处,雁过无痕。
我流连在露浓花瘦的塘边,看尽塘中的绿肥红瘦,看见一位婉约清丽的妙龄女子泛舟湖上,误入藕花深处,浆声冷冷,‘‘惊起一滩鸥鹭’’,是易安。此时的她双颊微红,高唱‘‘兴尽晚回舟’’,双浆轻摇,向莲花更深处漫溯.我站在她身后,目送这位沉醉不知归路,薄汗轻衣透的女子.我远眺,藕荷人连天,江月满星辉。
我主力在烟波浩淼的江边,望江楼上,那个终日凝、柔肠愁结的思妇,还是易安。多少次,她送夫千里,多少次,欲语还休?;ㄗ云闼粤鞯镊鋈簧裆?有谁会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相思闲愁,有谁体会?载不动的许多愁,有谁分担?如今分担?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怎能不欲语泪先流?纵有横世才情,身为女子,易安却更家希望与丈夫朝夕相对,比翼双飞,无奈不如意事太多太繁,红颜渐老的易安多少次独坐幽寂冷清的院落,看尽西风卷帘的无情,失落在人比黄花瘦的伤感中,也由此留下了千古传颂的诗篇。我站在她身后,目送她消失在满地黄花堆积的深院中,目送这位千古丽人.。
此时,我倘徉在蓑草连天的野外,看尽征鸿,怎耐梧桐更兼细雨,心中易安的形象愈加明显。风中的梧桐颤抖着深深寒意,低泣着岁月的沧桑。我似乎听见易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低吟??醇砝捶缂敝?易安斟上三杯两盏淡酒独酌。哎!我能葡枝干上的落叶,拂不去你欣中荡的的尘埃;我能抚平黄土上溯风奔过的痕迹,抚不平人事变迁,韶华飞逝在你额头刻下的印记啊!~
心中的易安渐行渐远,我想留住这位宋朝走来的曼妙红颜,却无法挽留,聊作此篇,以纪念我心中的李易安,纪念远逝的词魂.

乱世奸雄——曹操
曹操是一个早于三国但又与三国脱不了关系的人物,可以说要是没有曹操,就没有三国的“曹魏”,他与诸葛亮、刘备、孙权并驾为三国的重要人物。
先说他个人。
曹操,字孟德,沛国谯郡人,小名吉利,又名阿瞒,所以后人多称曹瞒。父亲叫曹嵩,字元伟,原来姓夏侯,因做了曹腾的养子,所以姓曹??梢运的鞘侨嗣嵌圆懿俚某坪粲行矶?,敌对的人称他为“贼”,如曹贼、老贼、汉贼;他自己人在前期称他为“主公”,在后期称他为“魏王”,但是极少人称他为“丞相”,因为谁都知道,“丞相”一名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冠名,他的权利已经远远高于了当时的皇上——汉献帝。但也有少数几个忠于汉室的人阴阳怪气的称他一声“曹丞相”;对于曹氏或夏侯氏的人来说,对曹操的称呼是“大哥”,因为曹操其实是姓夏侯的,但他似乎是喜欢“曹”,因为在曹操几乎权倾天下的时候,他的权力比那时候的曹腾大多了,他完全没有改回夏后氏的念头,我的猜想是,曹操的一生以军事为主,而“曹”则有军营的意思。
曹操在《三国演义》中的第一次出场就是在追击黄巾军首领的战役上,也似乎注定了他的一生是与军事结下了不解之缘。关于曹操那时候的年龄应该在35岁左右,因为他的寿命是66岁,在临死之前,他曾说道:“我纵横天下三十余年!”如此推算,他那时候就是那个岁数。
曹操的为人是非常有争议的,有预言家说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但是能臣与奸雄的性格是相差很远的。但我们不说能臣,因为他的头号明明确确就是“乱世奸雄”,他具备“奸”的性格,如阴险、毒辣、杀人不须理由、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但也同时具备“雄”的性格,如大方、豪气、聪明、有责任心,所以用奸雄一词来形容曹操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认为曹操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可是这聪明一词似乎非常的有讽刺性质,他的聪明体现于他的对得罪过他的人的处置。
大家都知道在“官渡之战”时发生的那个“曹操赤脚迎许攸”的故事,而那个许攸,就是被曹操特殊处置于死地的代表人物。官渡之战时,许攸的计谋使曹操攻破了袁绍,也在曹操消灭袁氏余党的时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赤壁之战之后,他的计谋又让曹操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冀州。当城破后,他骑马扬鞭肆无忌惮地对曹操说:“阿瞒,若是无我,你怎么能踏进这个城门呢?”这句话简直是经典,以曹操那时的权利,天下可能只有许攸敢叫曹操“阿瞒”了。随后曹操大笑走了,我们知道他的那笑是很假的;可是又一会,曹操的军队陆续入城,他在马上大笑的大喊:“士兵们,若是无我,你们安能进此城!”这一句引起了公愤;不久,曹操的后援部队也陆续而来他也随口那么说了,可话音刚落,就有一把宝刀闪过,一刀把他劈死了,而那人正是曹操手下的猛将——许褚。他提着许攸的人头向曹操“请罪”时,曹操便失声痛哭,还责骂许褚,并且厚葬许攸。许多人在这里看出了曹操的大度及惜才,可是我不这么想,我认为只是曹操一手策划的。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
读过《三国》的人都知道,许褚是曹操手下数一数二的猛将,以曹操的用兵性格,他习惯把精兵猛将留在自己的身边,以方便调度,可是在这场如此重要的战役中,许褚却被派往殿后,似乎不太和情理。再有一方面,许褚是曹操的贴身护卫,他掌管着曹操手下最最精锐的士兵——虎卫军的兵权,他为什么不与一道曹操进城??吹某隼凑馐怯性つ钡?,这也是曹操的奸诈——借刀杀人。至于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可能是因为他不想给后人留下一个不好的映像。
再来说说曹操的军队,在《三国演义》一书中可以看出曹操的士兵是变化很快的:在官渡之战时,袁绍的大军号称百万(实际也有八十万),而曹操的兵力也只是刚刚满十万,可是曹操手下的谋士荀攸说:“袁军虽多,但不足为惧,我军都是精锐,足以以一当十?!贝哟慰闯霾懿俚谋蔷???墒堑搅顺啾谥?,曹操的兵却被诸葛亮说成了“乌合之众”——说服孙权与刘备联盟对抗曹操时,诸葛亮曾说:“曹军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群蚂蚱……..”以诸葛亮的谨慎,他怎么可以如此的轻易说八十万大军为蚂蚱,就算是为了说服孙权,也太离谱了,可以看出这是确实有这么回事,亦可以说明曹操的军队是变得很快的,从精锐到蚂蚱,只用了不足几年的时间?;褂芯褪侵页隙?,曹操带到赤壁的军队有八十万,可是战败后到达合肥的只有27个将士,那剩下的人哪里去了,都被烧死了吗,我看不是——曹操以步骑兵为主力,没有都少水军,精锐的更是稀罕物了,就算再加上荆州投降的士兵(约20万)加起来的水军可能只有三四十万,剩下的士兵只可能呆在岸上,就算再派一些上船训练,陆地上的人少说也有三十万,就算水里的全部被烧死了,那岸上的三十万也抵挡不住兵力只有五万(马步水加起来)的孙刘联军吗?我看一大部分都投降了。所以说没看好军心是曹操领军上的一大败笔。

我看曹操


中国历史上有无数个名人,没有谁能像曹操那样,引发我无限的思绪和敬意。虽然曹操不具有刘备的仁德、吕布的武艺、诸葛亮的聪明,但是他的智慧和谋略是这些人都不具有的。三国时期,可谓是猛将如云,谋士如雨,而我却偏爱曹操。

人有才不难,有德也不难,难得的是德才兼备,而曹操曾东征袁绍,路经一片麦地,他下令不得践踏麦子否则将要问罪。自己却因马受惊而踏坏了不少麦子,他便要自行问罪,却因手下众将力劝,最终,他还是割发代首,以减轻其罪行。曹操还曾为迎接一位谋士的投靠,而赤脚相迎。这样的行为所体现出的仁德,也并不亚于刘备那样泪水似的仁德。

曹操非??粗厝瞬?,这一点刘备与孙权远不及他。庞统曾先后投靠孙权与刘备,但因庞统貌丑,孙权竟不任用,而仁德美名远扬的刘备也只是封庞统一个芝麻大的官??膳油吃诔啾谥角跋?,诈降曹操之时,曹操却重宴相待,封其大官,不以其貌丑而嫌之。

曹操不但是三国时期的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更是著名的文学家。他的诗歌气魄雄伟,慷慨悲凉。就在我读了他的《蒿里行》后,对他更加敬佩,“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这句诗,深深体现了曹操对遭受到战乱的百姓的同情。

记得我读《三国演义》时,总希望曹操能赢,这样一位德才兼备、任人唯才的人不赢,真是天理不容。但是他每次在战场上遇见诸葛亮,总是大败而归。他输了,在他有生之年没有解决统一中国的宏愿。

历史早已过去,我们现在在追溯旧事,来看曹操之“奸”。曹操之“奸”并不令人憎恶,那是因为他的“奸”是豪杰之“奸”,并非小人之“奸”。古往今来有两种人,一种人为现在而活,拼命享受,死而后已;一种人为理想而生,死而后已。曹操就是后者,他的确实现了超时空的存在,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李清照写的文章有《金石录序》(这篇文章是李清照为赵明诚著作《金石录》所做的序)、《词论》、《打马图序》、《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等(貌似还有其他文章,大多是书信,学术文章。)

《金石录序》

又《金石录》三十卷者何?赵侯德甫所著书也。取上自三代、下迄五季,钟、鼎、?#91;、鬲、盘、彝、尊、敦之款识,丰碑大碣、显人晦士之事迹,凡见于金石刻者二千卷,皆是正讹谬,去取褒贬。上足以合圣人之道,下足以订史氏之失者,皆载之??晌蕉嘁?。呜呼!自王涯、元载之祸,书画与胡椒无异;长舆、元凯之病,钱癖与传癖何殊?名虽不同,其惑一也。
余建中辛巳,始归赵氏。时先君作礼部员外郎,丞相作礼部侍郎,候年二十一,在太学作学生。赵、李族寒,素贫俭。每朔望谒告,出,质衣,取半千钱,步入相国寺,市碑文果实。归,相对展玩咀嚼,自谓葛天氏之民也。后二年,出仕宦,便有饭蔬衣綀,穷遐方绝域,尽天下古文奇字之志。日就月将,渐益堆积。丞相居政府,亲旧或在馆阁,多有亡诗、逸史、鲁壁、汲冢所未见之书。遂尽力传写,浸觉有味,不能自已。后或见古今名人书画,三代奇器,亦复脱衣市易。尝记崇宁间,有人持徐熙《牡丹图》,求钱二十万。当时虽贵家子弟,求二十万钱,岂易得耶?留信宿计无所出而还之。夫妇相向惋怅者数日。
后屏居乡里十年,仰取俯拾,衣食有余。连守两郡,竭其俸入,以事铅椠。每获一书,即同共勘校,整集签题。得书、画、彝、鼎,亦摩玩舒卷,指摘疵病,夜尽一烛为率。故能纸札精致,字画完整,冠诸收书家。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收书既成,归来堂起书库,大橱簿甲乙,置书册。如要讲读,即请钥上簿,关出卷帙?;蛏偎鹞?,必惩责揩完涂改,不复向时之坦夷也。是欲求适意,而反取憀栗。余性不耐,始谋食去重肉,衣去重采,首无明珠翡翠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遇书史百家,字不刓缺,本不讹谬者,輙市之,储作副本。自来家传《周易》、《左氏传》,故两家者流,文字最备。于是几案罗列,枕席枕藉,意会心谋,目往神授,乐在声色狗马之上。
至靖康丙午岁,侯守淄川,闻金寇犯京师,四顾茫然,盈箱溢箧,且恋恋,且怅怅,知其必不为己物矣。建炎丁未春三月,奔太夫人丧南来,既长物不能尽载,乃先去书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画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无款识者。后又去书之监本者,画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凡屡减去,尚载书十五车。至东海,连舻渡淮,又渡江,至建康。青州故第,尚锁书册什物,用屋十余间,期明年春再具舟载之。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凡所谓十余屋者,已皆为煨烬矣。
建炎戊申秋九月,侯起复知建康府,己酉春三月罢,具舟上芜湖,入姑熟,将卜居赣水上。夏五月,至池阳,被旨知湖州,过阙上殿。遂驻家池阳,独赴召。六月十三日,始负担舍舟,坐岸上,葛衣岸巾,精神如虎,目光烂烂射人,望舟中告别。余意甚恶,呼曰:“如传闻城中缓急,奈何?”戟手遥应曰:“从众。必不得已,先弃辎重,次衣被,次书册卷轴,次古器;独所谓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之!”遂驰马去。涂中奔驰,冒大暑,感疾。至行在,病痁。七月末,书报卧病。余惊怛,念侯性素急,奈何病痁,或热,必服寒药,疾可忧。遂解舟下,一日夜行三百里。比至,果大服柴胡、黄芩药,疟且痢,病危在膏肓。余悲泣,仓皇不忍问后事。八月十八日,遂不起,取笔作诗,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屦之意。葬毕,余无所之。
朝廷已分遣六宫,又传江当禁渡。时犹有书二万卷,金石刻二千卷,器皿、茵褥,可待百客,他长物称是。余又大病,仅存喘息。事势日迫,念侯有妹婿,任兵部侍郎,从卫在洪州,遂遣二故吏,先部送行李往投之。冬十二月,金寇陷洪州,遂尽委弃。所谓连舻渡江之书,又散为云烟矣。独余少轻小卷轴书帖,写本李、杜、韩、柳集,《世说》、《盐铁论》,汉唐石刻副本数十轴,三代鼎鼐十数事,南唐写本书数箧,偶病中把玩,搬在卧内者,岿然独存。
上江既不可往,又虏势叵测,有弟迒,任勅局删定官,遂往依之。到台,台守已遁;之剡,出睦,又弃衣被走黄岩,雇舟入海,奔行朝,时驻跸章安。从御舟海道之温,又之越。庚戌十二月,放散百官,遂之衢。绍兴辛亥春三月,复赴越;壬子,又赴杭。先侯疾亟时,有张飞卿学士,携玉壶过视侯,便携去,其实珉也。不知何人传道,遂妄言有颁金之语,或传亦有密论列者。余大惶怖,不敢言,亦不敢遂已,尽将家中所有铜器等物,欲赴外庭投进。到越,已移幸四明。不敢留家中,并写本书寄剡,后官军收叛卒取去,闻尽入故李将军家。所谓岿然独存者,无虑十去五六矣。惟有书画砚墨,可五七簏,更不忍置他所,常在卧榻下,手自开阖。在会稽,卜居士民钟氏舍。忽一夕,穴壁负五簏去。余悲恸不已,重立赏收赎。后二日,邻人钟复皓出十八轴求赏,故知其盗不远矣。万计求之,其余遂不可出,今知尽为吴说运使贱价得之。所谓岿然独存者,乃十去其七八。所有一二残零,不成部帙书册三数种。平平书帖,犹复爱惜如护头目,何愚也耶!
今日忽阅此书,如见故人。因忆侯在东莱静治堂,装卷初就,芸签缥带,束十卷作一帙。每日晚吏散,輙??倍?,题跋一卷。此二千卷,有题跋者五百二卷耳。今手泽如新,而墓木已拱,悲夫!昔萧绎江陵陷没,不惜国亡而毁裂书画;杨广江都倾覆,不悲身死而复取图书。岂人性之所著,死生不能忘之欤?或者天意以余菲薄,不足以享此尤物耶?抑亦死者有知,犹斤斤爱惜,不肯留在人间耶?何得之艰而失之易也!
呜呼,余自少陆机作赋之二年,至过蘧瑗知非之两岁,三十四年之间,忧患得失,何其多也!然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人亡弓,人得之,又胡足道。所以区区记其终始者,亦欲为后世好古博雅者之戒云。绍兴二年、玄?#93;岁壮月朔甲寅,易安室题。

《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
清照启:素习义方,粗明诗礼。近因疾病,欲至膏肓,牛蚁不分,灰钉已具。尝药虽存弱弟,譍门唯有老兵。既尔苍皇,因成造次。信彼如簧之说,惑兹似锦之言。弟既可欺,持官文书来辄信;身几欲死,非玉镜架亦安知。僶俛难言,优柔莫决。呻吟未定,强似同归。视听才分,实难共处,忍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侩之下才。身既怀臭之可嫌,惟求脱去;彼素抱壁之将往,决欲杀之。遂肆侵凌,日加殴击,可念刘伶之肋,难胜石勒之拳。局天扣地,敢效谈娘之善诉;升堂入室,素非李赤之甘心。外援难求,自陈何害,岂期末事,乃得上闻。取自宸衷,付之廷尉。被桎梏而置对,同凶丑以陈词。岂惟贾生羞绛灌为伍,何啻老子与韩非同传。但祈脱死,其望偿金。友凶横者十旬,盖非天降;居囹圄者九日,岂是人为!抵雀捐金,利当安往;将头碎壁,失固可知。实自谬愚,分知狱市。此盖伏遇内翰承旨,搢绅望族,冠盖清流,日下无双,人间第一。奉天克复,本缘陆贽之词;淮蔡底平,实以会昌之诏。哀怜无告,虽未解骖;感戴鸿恩,如真出已。故兹白首,得免丹书。清照敢不省过知惭,扪心识愧。责全责智,已难逃万世之讥;败德败名,何以见中朝之士。虽南山之竹,岂能穷多口之谈;惟智者之言,可以止无根之谤。高鹏尺鷃,本异升沈;火鼠冰蚕,难同嗜好。达人共悉,童子皆知。愿赐品题,与加湔洗。誓当布衣蔬食,温故知新。再见江山,依旧一瓶一钵;重归畎亩,更须三沐三薰。忝在葭莩。敢兹尘渎。

《词论》
乐府声诗并著,最盛于唐??毂?,有李八郎者,能歌擅天下。时新及第进士开宴曲江,榜中一名士先召李,使易服隐姓名,衣冠故敝,精神惨沮,与同之宴所,曰:“表弟愿与坐末?!敝诮圆还?。既酒行,乐作,歌者进,时曹元谦、念奴为冠。歌罢,众皆咨嗟称赏。名士忽指李曰:“请表弟歌?!敝诮赃?,或有怒者。及转喉发声,歌一曲,众皆泣下,罗拜曰:“此李八郎也?!弊院笾?、卫之声日炽,流靡之变日烦,已有菩萨蛮、春光好、莎鸡子、更漏子、浣溪沙、梦江南、渔父等词,不可遍举。五代干戈,四海瓜分豆剖,斯文道熄。独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吹皱一池春水”之词。语虽奇甚,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者也。逮至本朝,礼乐文武大备。又涵养百余年,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又有张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绛、晁次膺(yīng)辈继出,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於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何耶?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且如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喜迁莺,既押平声韵,又押入声韵。玉楼春本押平声韵,又押上去声,又押入声。本押仄声韵,如押上声则协,如押入声,则不可歌矣。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无铺叙;贺苦少典重;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黄即尚故实,而多疵病,譬如良玉有瑕,价自减半矣。

《打马图序》
慧即通,通即无所不达;专即精,精即无所不妙。故疱丁之解牛,郢人之运斤,师旷之听,离娄之视,大至于尧、舜之仁,桀、纣之恶,小至于掷豆起蝇,巾角拂棋,皆臻至理者何?妙而已。后世之人,不惟学圣人之道,不到圣处。虽嬉戏之事,亦得其依稀彷佛而遂止者多矣。夫博者无他,争先术耳,故专者能之。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精而巳。自南渡来流离迁徒,尽散博具,故罕为之,然实未尝忘于胸中也。今年冬十月朔,闻淮上警报。江、浙之人,自东走西,自南走北,居山林者谋入城市,居城市者谋入山林,旁午络绎,莫卜所之。易安居士亦自临安溯流,涉严滩之险,抵金华,卜居陈氏第。乍释舟楫而见轩窗。意颇适然。更长烛明,奈此良夜乎。于是乎博奕之事讲矣。且长行、叶子、博塞、弹棋,世无传者。打揭、大小、猪窝、族鬼、胡画、数仓、赌快之类,皆鄙俚,不经见。藏酒、摴蒲、双蹙融,近渐废绝。选仙、加减、插关火,质鲁任命,无所施人智巧。大小象棋、奕棋,又惟可容二人。独采选、打马,特为闺房雅戏。尝恨采选丛繁,劳于检阅,故能通者少,难遇勍敌。打马简要,而无文采。按打马世有二种:一种一将十马者,谓之关西马;一种无将二十马者,谓之依经马。流行既久,各有图经凡例可考。行移赏罚,互有同异。又宣和间,人取两种马,参杂加减,大约交加徼幸,古意尽矣。所谓宣和马者是也。予独爱依经马,因取其赏?;ザ?,每事作数语,随事附见,使儿辈图之。不独施之博徒,实足贻诸好事。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时绍兴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易安室序。

《打马赋》
岁令云徂,卢或可呼。千金一掷,百万十都。樽徂具阵,已行揖让之礼;主宾即醉,不有博奕者乎!打马爰兴,摴蒲遂废。实愽奕之上流,乃闺房之雅戏。齐驱骥騄,疑穆王万里之行;间列玄黄,类杨氏五家之队。珊珊佩响,方惊玉蹬之敲;落落星罗,忽见连钱之碎。若乃吴江枫冷,胡山叶飞;玉门关闭,沙苑草肥。临波不渡,似惜障泥?;虺鋈胗闷?,有类昆阳之战;或优游仗义,正如涿鹿之师?;蛭磐酶?,脱复庾郎之失;或声名素昧,便痴叔之奇。亦有缓缓而归,昂昂而出。鸟道惊驰,蚁封安步。崎岖峻坂,未遇王良;跼促盐车,难逢造父。且夫丘陵云远,白云在天,心存恋豆,志在著鞭。止蹄黄叶,何异金钱。用五十六采之间,行九十一路之内。明以赏罚,核其殿最。运指麾于方寸之中,决胜负于几微之外。且好胜者人之常情,小艺者士之末技。说梅止渴,稍苏奔竞之心;画饼充饥,少谢腾骧之志。将图实效,故临难而不回;欲报厚恩,故知机而先退?;蛳蚊痘航?,巳逾关塞之艰;或贾勇争先,莫悟阱堑之坠。皆由不知止足,自贻尤悔??鑫灰?,事实见于正经;用之以诚,义必合于天德。故遶床大叫五木皆卢;沥酒一呼,六子尽赤。平生不负,遂成剑阁之师;别墅未输,已破淮淝之贼。今日岂无元子,明时不乏安石。又何必陶长沙博局之投,正当师袁彦道布帽之掷也。辞曰:佛狸定见卯年死,贵贱纷纷尚流徙。满眼骅骝杂騄駬。时危安得真致此。老矣谁能志千里,但愿相将过淮水。

《〈打马图经〉例论》
一、“铺盆例”论
既先设席,岂惮攫金。便请着鞭,谨令编埒。罪而必罚,已从约法之三章;赏必有功,勿效绕床之大叫。
二、“本采例”论
公车射策之初,记其甲乙;神武挂冠之日,定彼去留。汝其有始有终,我则无偏无党。
三、“下马例”论
夫劳多者,赏必厚;施重者,报必深?;蛟偌∈?,或一门而列三戟。又昔人君每有赐,臣下必先乘马焉。秦穆公悔赦孟明,解左骖而赠之是也。丰功重锡,尔自取之,予何厚薄焉?
四、“行马例”论之一
九阳数也,故数九而立窝;窝险涂也,故入窝而必赏。既能据险,以一当千;便可成功,寡能敌众。请回后骑,以避先登。
五、“行马例”论之二
行百里者半九十,汝其知乎?方兹万勒争先,千羁竞辏。得其中道,止于半涂。如能叠骑先驰,方许后来继进。既施薄效,须稍旌甄。
六、“行马例”论之三
万马无声,恐是衔枚之后;千蹄不动,疑乎立仗之时。如能翠幕张油,黄扉启??;雁归沙漠,花发武陵。歌筵之小板初齐,天发之流星暂聚?;蚴鼙朔?,或旌己劳?;虻毙皇轮?,复过出身之数。语曰:邻之薄,家之厚也。以此始者,以此终乎。皆得成功,俱无后悔。
七、“打马例”论之一
众寡不敌,其谁可当;成败有时,夫复何恨。若往而旋返,有同虞国之留;或去亦无伤,有类塞翁之失。欲刷孟明五败之耻,好求曹刿一旦之功。其勉后图,我不弃汝。
八、“打马例”论之二
赵帜皆张,楚歌尽起。取功定霸,一举而成。方西邻责言,岂可蚁封共处;既南风不竞,固难金埒同居。便请回鞭,不须恋厩。
九、“打马例”论之三
亏于一篑,败此垂成。久伏盐车,方登峻坂;岂期一蹶,遂失长涂。恨群马之皆空,忿前功之尽弃。素蒙剪拂,不弃驽骀;愿守门阑,再从驱策。溯风骧首,已伤今日之障泥:恋主衔恩,更待明年之春草。
十、“倒行例”论
唯敌是求,唯险是据。后骑欲来,前马反顾。既将有为,退亦何害?语不云乎:日暮途远,故倒行而逆施之也。
十一、“入夹例”论
昔晋襄公以二陵而胜者,李亚子以夹寨而兴者,祸福依伏,其何可知。汝其勉之,当取大捷。
十二、“落堑例”论
凛凛临危,正欲腾骧而去;骎骎遇伏,忽惊阱堑之投。项羽之骓,方悲不逝;玄德之骑,已出如飞。既胜以奇,当旌其异,请同凡例,亦倒全盆。
十三、“倒盆例”论
瑶池宴罢,骐骥皆归。大宛凯旋,龙媒并入。已穷长路,安用挥鞭?未赐弊帷,尤宜报主。骥虽伏枥,万里之志常存;国正求贤,千金之骨不弃。定收老马,欲取奇驹。既以解骖,请拜三年之赐;如图再战,愿成他日之功。

曹操著有《魏武帝集》,但是大多已失传,所以散文...还有一篇《孙子注》我想你应不会要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 |
Copyright 2006-2010 ©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 www.ddg5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千年 版权所有
申博娱乐网登入 | 申博咪牌百家乐娱乐 |
  • 2018中国运河名城(聊城)“裕昌杯”自行车公开赛9月16日即将开赛 2018-09-04
  • 2018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将于9月6日在宁波举行 2018-09-04
  • 习近平就建设两岸命运共同体提出5点主张两岸朱立伦 2018-08-21
  • 习近平就安南逝世向联合国秘书长致慰问电 2018-08-21
  • 习近平就一带一路提建议 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 2018-08-21
  • 习近平小岗调研释放出什么信号 2018-08-21
  • 习近平将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访问瑞士国际组织 2018-08-21
  • 习近平将出席俄卫国战争胜利庆典并访三国习近平 国家主席 2018-08-21
  • 习近平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并致辞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并举行相关活动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2018-08-21
  • 习近平对首个“中国医师节”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
  • 习近平对推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政治建设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
  • 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