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教案试题 | 历史故事 | 考古发现 | 历史图片 | 文化 | 社会
 
王昭君的死因是什么?

时间:2010-2-6 专题:王莽篡位
王昭君的死因是什么?
关于王昭君的出生年代、死年和死因,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因而与王昭君的绝世美貌一样成为千古之谜,存在各种动人的传说与猜测。今人的解读更是五花八门。笔者在阅读史料之余,闲聊几句粗浅看法。

    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死后当年,王昭君嫁给呼韩邪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又生二女,长女名须卜居次,次女名当于居次。公元前20年,复株累单于又死,其弟弟且糜胥即位单于,号为:搜谐若鞮单于。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搜谐若鞮单于且糜胥是呼韩邪单于第三个儿子,公元前20---前11年在位;在位共计8年;每两年到汉朝朝会一次;前11年到汉朝朝会途中病死。且糜胥在位期间为汉成帝时期,汉朝政局相对稳定,西汉著名文学家、目录学家刘向、刘歆父子都还健在,却没有留下王昭君死年和死因的的任何记载,东汉历史学家班固所著《汉书》和宋代历史学家范晔所著的《后汉书》都没有相应记载。如果王昭君再次改嫁,史料理应有所记载,公元前20年,王昭君第二任丈夫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死后,因无王昭君殉葬的相关记载,可以推定王昭君自此寡居。有人说复株累单于死去一年后,王昭君去世,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因无任何依据,此说难以令人信服。

笔者认为,根据《汉书。匈奴传下》中相关史实记载,王昭君最有可能死在呼韩邪单于第七个儿子舆单于即位之初,也就是她与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后一两年。对应年代为公元18年到20年左右。理由:

一.王昭君入宫时年已十九岁,照此上推,当出生在公元前52年左右,到公元19年前后,王昭君已经年过古稀。网上有资料说王昭君生卒年代为公元前52---前19年,笔者在对应年代史料中看不出任何王昭君去世的背景痕迹。

    二.伊屠智邪斯是她和呼韩邪单于唯一的儿子,伊屠智邪斯之死是王昭君出塞后唯一的、最大的精神打击事件。公元18年,王昭君两个女儿等亲眷进京奉献前后再没有提到王昭君的任何事迹。有人说塞外气候恶劣,王昭君活到三十来岁已经不错了,此说更不可信。

    据史料记载,出生于民风淳朴的荆楚民女,历经大汉后宫三年之久的磨砺,挺身而出自荐和亲匈奴的王昭君,绝不似第一个远嫁乌孙的细君公主那样身体纤弱、性格柔弱,同样是生活在匈奴的呼韩邪单于五、六十多岁去世,解忧公主生活在乌孙,古稀之年回归汉朝,为何塞外的气候偏偏不能眷顾深爱塞外大草原的王昭君呢?可见气候之说难以成立。此外还有殉情之说,也就是说王昭君先后嫁过的两个丈夫都去世了,没必要再嫁给第三个丈夫,也没有人逼迫她改嫁新单于,王昭君在孀居生活的幽怨凄清中撒手人寰,此说近乎以今代古的怜爱式揣测。

   “绝望服毒”、“投水自尽”之说来源于近千年之后的文学作品,而马致远创作的《汉宫怨》这部戏曲源自唐代《敦煌变文集》中的《王昭君变文》,是在民间传奇的基础上,结合当代历史背景和作者的创作思想加工虚构的,不足为信。正史的记载是:在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所生之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前,汉朝与匈奴关系很好,匈奴也不存在内乱,所谓昭君绝望就是无根之水。

   三.王莽后期的汉朝已经分崩离析,咸单于是王昭君大女婿须卜当拥立的单于,按照呼韩邪单于临终与大小阏氏约定的单于继承制度,理当由舆即位。囊知牙斯单于死后,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是匈奴主政大臣,他希望能与汉朝再度和亲,平常又与咸的关系很好,当他看到咸受到王莽的宠爱、任命,于是越位改立咸为匈奴单于。舆在咸死后即位单于,舆单于即位后不计前嫌,派遣王昭君两个女儿女婿等进京朝贡,主要是贪图王莽的金银赏赐。王莽死后,西汉灭亡,王昭君及其子女已经失去利用价值。光武帝初年,舆单于骄横无比,自比冒顿单于,对汉朝使者言词违逆傲慢。从王莽篡位建立“新朝”开始,囊知牙斯单于就认为王莽不是刘氏子孙,何以可为中国皇帝?从此匈奴与汉朝的关系日益下降,矛盾迭起,祸乱无穷。从上述历史背景看,咸单于的即位是由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扶持上台的,足以断定那时王昭君已经不在人世。

    四.《王昭君变文校注》称,昭君死后,汉哀帝曾派使者杨少前往吊祭。笔者认为可信度很小。

  一是《王昭君变文》来源于唐代《敦煌变文集》,此文集属于民间文学集子,具有浓厚的传奇特色,从变文中对王昭君思乡幽怨、盛极葬礼等情景的叙述描写、歌咏歌词文采,以及汉朝皇帝的祭辞都具备较为深厚的骈文文学功底来看,绝非汉代人所为。

二是《王昭君变文》中提到相关大事与史实相差甚远;诸如汉哀帝遣使吊祭王昭君没有对应史料印证,汉哀帝在位六年时期为匈奴囊知牙斯单于在位,史料中可见汉哀帝去世当年[公元前1年],囊知牙斯单于和乌孙大昆弥伊秩靡[解忧公主的孙子]一同到长安觐见,汉朝以此为荣。囊知牙斯单于入朝从上书请求到成行,经历了三年的曲折。

《汉书。匈奴传》对汉哀帝时期囊知牙斯单于入朝记载的十分详细,看不出王昭君病故的蛛丝马迹。汉朝对匈奴的赏赐极为丰厚,单于随行进京的人员也从以往的二百多人增加到五百多人。当年二月,囊知牙斯单于朝见归国,汉哀帝在当年六月病逝,年方九岁的汉平帝即位,太皇太后临朝称制,先前失宠的王莽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重新得势,并且主持朝政。王莽想讨好太皇太后,便让人侧面捎话给囊知牙斯单于,要王昭君的大女儿须卜居次云进京侍奉太皇太后。此时在公元1年,按王昭君出生于公元前52年推算,年龄恰好是52岁,汉哀帝在位期间的记载比较详细,史料中从未提及王昭君病危、病故的信息,因此王昭君死于公元前一两年之说难以采信。

此外,在我国古典文献中,最早提到昭君墓的是唐代杜佑所著《通典》?!锻ǖ洹分胁⑽蘧咛迩榭龅南晗讣窃?,直至清初钱良择的《出塞纪略》,才有关于昭君墓的具体描绘。昭君墓及其传说的真伪以及成型年代都不足以证明昭君死去的年代,恰恰是悠悠千古,各族人民对王昭君自荐和亲、远嫁匈奴非凡事迹的无尽缅怀。

 

    五.与和亲乌孙古稀归汉的解忧公主相比,王昭君的生平及其儿孙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感喟。虽然王昭君及其子孙的历史贡献不及解忧公主和他的子孙,虽然中原王朝的帝王们在历史的纷繁变迁中渐渐淡忘了这些非凡的和亲公主,同样幸运的是怀有爱国之心的中原汉族人和那些塞外绝域不断迁徙的游牧民族都永远铭记着她们的名字。
关于王昭君的出生年代、死年和死因,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因而与王昭君的绝世美貌一样成为千古之谜,存在各种动人的传说与猜测。今人的解读更是五花八门。笔者在阅读史料之余,闲聊几句粗浅看法。

   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死后当年,王昭君嫁给呼韩邪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又生二女,长女名须卜居次,次女名当于居次。公元前20年,复株累单于又死,其弟弟且糜胥即位单于,号为:搜谐若鞮单于。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搜谐若鞮单于且糜胥是呼韩邪单于第三个儿子,公元前20---前11年在位;在位共计8年;每两年到汉朝朝会一次;前11年到汉朝朝会途中病死。且糜胥在位期间为汉成帝时期,汉朝政局相对稳定,西汉著名文学家、目录学家刘向、刘歆父子都还健在,却没有留下王昭君死年和死因的的任何记载,东汉历史学家班固所著《汉书》和宋代历史学家范晔所著的《后汉书》都没有相应记载。如果王昭君再次改嫁,史料理应有所记载,公元前20年,王昭君第二任丈夫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死后,因无王昭君殉葬的相关记载,可以推定王昭君自此寡居。有人说复株累单于死去一年后,王昭君去世,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因无任何依据,此说难以令人信服。

笔者认为,根据《汉书。匈奴传下》中相关史实记载,王昭君最有可能死在呼韩邪单于第七个儿子舆单于即位之初,也就是她与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后一两年。对应年代为公元18年到20年左右。理由:

一.王昭君入宫时年已十九岁,照此上推,当出生在公元前52年左右,到公元19年前后,王昭君已经年过古稀。网上有资料说王昭君生卒年代为公元前52---前19年,笔者在对应年代史料中看不出任何王昭君去世的背景痕迹。

   二.伊屠智邪斯是她和呼韩邪单于唯一的儿子,伊屠智邪斯之死是王昭君出塞后唯一的、最大的精神打击事件。公元18年,王昭君两个女儿等亲眷进京奉献前后再没有提到王昭君的任何事迹。有人说塞外气候恶劣,王昭君活到三十来岁已经不错了,此说更不可信。

   据史料记载,出生于民风淳朴的荆楚民女,历经大汉后宫三年之久的磨砺,挺身而出自荐和亲匈奴的王昭君,绝不似第一个远嫁乌孙的细君公主那样身体纤弱、性格柔弱,同样是生活在匈奴的呼韩邪单于五、六十多岁去世,解忧公主生活在乌孙,古稀之年回归汉朝,为何塞外的气候偏偏不能眷顾深爱塞外大草原的王昭君呢?可见气候之说难以成立。此外还有殉情之说,也就是说王昭君先后嫁过的两个丈夫都去世了,没必要再嫁给第三个丈夫,也没有人逼迫她改嫁新单于,王昭君在孀居生活的幽怨凄清中撒手人寰,此说近乎以今代古的怜爱式揣测。

  “绝望服毒”、“投水自尽”之说来源于近千年之后的文学作品,而马致远创作的《汉宫怨》这部戏曲源自唐代《敦煌变文集》中的《王昭君变文》,是在民间传奇的基础上,结合当代历史背景和作者的创作思想加工虚构的,不足为信。正史的记载是:在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所生之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前,汉朝与匈奴关系很好,匈奴也不存在内乱,所谓昭君绝望就是无根之水。

   三.王莽后期的汉朝已经分崩离析,咸单于是王昭君大女婿须卜当拥立的单于,按照呼韩邪单于临终与大小阏氏约定的单于继承制度,理当由舆即位。囊知牙斯单于死后,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是匈奴主政大臣,他希望能与汉朝再度和亲,平常又与咸的关系很好,当他看到咸受到王莽的宠爱、任命,于是越位改立咸为匈奴单于。舆在咸死后即位单于,舆单于即位后不计前嫌,派遣王昭君两个女儿女婿等进京朝贡,主要是贪图王莽的金银赏赐。王莽死后,西汉灭亡,王昭君及其子女已经失去利用价值。光武帝初年,舆单于骄横无比,自比冒顿单于,对汉朝使者言词违逆傲慢。从王莽篡位建立“新朝”开始,囊知牙斯单于就认为王莽不是刘氏子孙,何以可为中国皇帝?从此匈奴与汉朝的关系日益下降,矛盾迭起,祸乱无穷。从上述历史背景看,咸单于的即位是由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扶持上台的,足以断定那时王昭君已经不在人世。

   四.《王昭君变文校注》称,昭君死后,汉哀帝曾派使者杨少前往吊祭。笔者认为可信度很小。

 一是《王昭君变文》来源于唐代《敦煌变文集》,此文集属于民间文学集子,具有浓厚的传奇特色,从变文中对王昭君思乡幽怨、盛极葬礼等情景的叙述描写、歌咏歌词文采,以及汉朝皇帝的祭辞都具备较为深厚的骈文文学功底来看,绝非汉代人所为。

二是《王昭君变文》中提到相关大事与史实相差甚远;诸如汉哀帝遣使吊祭王昭君没有对应史料印证,汉哀帝在位六年时期为匈奴囊知牙斯单于在位,史料中可见汉哀帝去世当年[公元前1年],囊知牙斯单于和乌孙大昆弥伊秩靡[解忧公主的孙子]一同到长安觐见,汉朝以此为荣。囊知牙斯单于入朝从上书请求到成行,经历了三年的曲折。

《汉书。匈奴传》对汉哀帝时期囊知牙斯单于入朝记载的十分详细,看不出王昭君病故的蛛丝马迹。汉朝对匈奴的赏赐极为丰厚,单于随行进京的人员也从以往的二百多人增加到五百多人。当年二月,囊知牙斯单于朝见归国,汉哀帝在当年六月病逝,年方九岁的汉平帝即位,太皇太后临朝称制,先前失宠的王莽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重新得势,并且主持朝政。王莽想讨好太皇太后,便让人侧面捎话给囊知牙斯单于,要王昭君的大女儿须卜居次云进京侍奉太皇太后。此时在公元1年,按王昭君出生于公元前52年推算,年龄恰好是52岁,汉哀帝在位期间的记载比较详细,史料中从未提及王昭君病危、病故的信息,因此王昭君死于公元前一两年之说难以采信。

此外,在我国古典文献中,最早提到昭君墓的是唐代杜佑所著《通典》?!锻ǖ洹分胁⑽蘧咛迩榭龅南晗讣窃?,直至清初钱良择的《出塞纪略》,才有关于昭君墓的具体描绘。昭君墓及其传说的真伪以及成型年代都不足以证明昭君死去的年代,恰恰是悠悠千古,各族人民对王昭君自荐和亲、远嫁匈奴非凡事迹的无尽缅怀。



    五.与和亲乌孙古稀归汉的解忧公主相比,王昭君的生平及其儿孙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感喟。虽然王昭君及其子孙的历史贡献不及解忧公主和他的子孙,虽然中原王朝的帝王们在历史的纷繁变迁中渐渐淡忘了这些非凡的和亲公主,同样幸运的是怀有爱国之心的中原汉族人和那些塞外绝域不断迁徙的游牧民族都永远铭记着她们的名字
关于王昭君的出生年代、死年和死因,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因而与王昭君的绝世美貌一样成为千古之谜,存在各种动人的传说与猜测。今人的解读更是五花八门。笔者在阅读史料之余,闲聊几句粗浅看法。

   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死后当年,王昭君嫁给呼韩邪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又生二女,长女名须卜居次,次女名当于居次。公元前20年,复株累单于又死,其弟弟且糜胥即位单于,号为:搜谐若鞮单于。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搜谐若鞮单于且糜胥是呼韩邪单于第三个儿子,公元前20---前11年在位;在位共计8年;每两年到汉朝朝会一次;前11年到汉朝朝会途中病死。且糜胥在位期间为汉成帝时期,汉朝政局相对稳定,西汉著名文学家、目录学家刘向、刘歆父子都还健在,却没有留下王昭君死年和死因的的任何记载,东汉历史学家班固所著《汉书》和宋代历史学家范晔所著的《后汉书》都没有相应记载。如果王昭君再次改嫁,史料理应有所记载,公元前20年,王昭君第二任丈夫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死后,因无王昭君殉葬的相关记载,可以推定王昭君自此寡居。有人说复株累单于死去一年后,王昭君去世,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因无任何依据,此说难以令人信服。

笔者认为,根据《汉书。匈奴传下》中相关史实记载,王昭君最有可能死在呼韩邪单于第七个儿子舆单于即位之初,也就是她与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后一两年。对应年代为公元18年到20年左右。理由:

一.王昭君入宫时年已十九岁,照此上推,当出生在公元前52年左右,到公元19年前后,王昭君已经年过古稀。网上有资料说王昭君生卒年代为公元前52---前19年,笔者在对应年代史料中看不出任何王昭君去世的背景痕迹。

   二.伊屠智邪斯是她和呼韩邪单于唯一的儿子,伊屠智邪斯之死是王昭君出塞后唯一的、最大的精神打击事件。公元18年,王昭君两个女儿等亲眷进京奉献前后再没有提到王昭君的任何事迹。有人说塞外气候恶劣,王昭君活到三十来岁已经不错了,此说更不可信。

   据史料记载,出生于民风淳朴的荆楚民女,历经大汉后宫三年之久的磨砺,挺身而出自荐和亲匈奴的王昭君,绝不似第一个远嫁乌孙的细君公主那样身体纤弱、性格柔弱,同样是生活在匈奴的呼韩邪单于五、六十多岁去世,解忧公主生活在乌孙,古稀之年回归汉朝,为何塞外的气候偏偏不能眷顾深爱塞外大草原的王昭君呢?可见气候之说难以成立。此外还有殉情之说,也就是说王昭君先后嫁过的两个丈夫都去世了,没必要再嫁给第三个丈夫,也没有人逼迫她改嫁新单于,王昭君在孀居生活的幽怨凄清中撒手人寰,此说近乎以今代古的怜爱式揣测。

  “绝望服毒”、“投水自尽”之说来源于近千年之后的文学作品,而马致远创作的《汉宫怨》这部戏曲源自唐代《敦煌变文集》中的《王昭君变文》,是在民间传奇的基础上,结合当代历史背景和作者的创作思想加工虚构的,不足为信。正史的记载是:在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所生之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前,汉朝与匈奴关系很好,匈奴也不存在内乱,所谓昭君绝望就是无根之水。

   三.王莽后期的汉朝已经分崩离析,咸单于是王昭君大女婿须卜当拥立的单于,按照呼韩邪单于临终与大小阏氏约定的单于继承制度,理当由舆即位。囊知牙斯单于死后,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是匈奴主政大臣,他希望能与汉朝再度和亲,平常又与咸的关系很好,当他看到咸受到王莽的宠爱、任命,于是越位改立咸为匈奴单于。舆在咸死后即位单于,舆单于即位后不计前嫌,派遣王昭君两个女儿女婿等进京朝贡,主要是贪图王莽的金银赏赐。王莽死后,西汉灭亡,王昭君及其子女已经失去利用价值。光武帝初年,舆单于骄横无比,自比冒顿单于,对汉朝使者言词违逆傲慢。从王莽篡位建立“新朝”开始,囊知牙斯单于就认为王莽不是刘氏子孙,何以可为中国皇帝?从此匈奴与汉朝的关系日益下降,矛盾迭起,祸乱无穷。从上述历史背景看,咸单于的即位是由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扶持上台的,足以断定那时王昭君已经不在人世。

   四.《王昭君变文校注》称,昭君死后,汉哀帝曾派使者杨少前往吊祭。笔者认为可信度很小。

 一是《王昭君变文》来源于唐代《敦煌变文集》,此文集属于民间文学集子,具有浓厚的传奇特色,从变文中对王昭君思乡幽怨、盛极葬礼等情景的叙述描写、歌咏歌词文采,以及汉朝皇帝的祭辞都具备较为深厚的骈文文学功底来看,绝非汉代人所为。

二是《王昭君变文》中提到相关大事与史实相差甚远;诸如汉哀帝遣使吊祭王昭君没有对应史料印证,汉哀帝在位六年时期为匈奴囊知牙斯单于在位,史料中可见汉哀帝去世当年[公元前1年],囊知牙斯单于和乌孙大昆弥伊秩靡[解忧公主的孙子]一同到长安觐见,汉朝以此为荣。囊知牙斯单于入朝从上书请求到成行,经历了三年的曲折。

《汉书。匈奴传》对汉哀帝时期囊知牙斯单于入朝记载的十分详细,看不出王昭君病故的蛛丝马迹。汉朝对匈奴的赏赐极为丰厚,单于随行进京的人员也从以往的二百多人增加到五百多人。当年二月,囊知牙斯单于朝见归国,汉哀帝在当年六月病逝,年方九岁的汉平帝即位,太皇太后临朝称制,先前失宠的王莽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重新得势,并且主持朝政。王莽想讨好太皇太后,便让人侧面捎话给囊知牙斯单于,要王昭君的大女儿须卜居次云进京侍奉太皇太后。此时在公元1年,按王昭君出生于公元前52年推算,年龄恰好是52岁,汉哀帝在位期间的记载比较详细,史料中从未提及王昭君病危、病故的信息,因此王昭君死于公元前一两年之说难以采信。

此外,在我国古典文献中,最早提到昭君墓的是唐代杜佑所著《通典》?!锻ǖ洹分胁⑽蘧咛迩榭龅南晗讣窃?,直至清初钱良择的《出塞纪略》,才有关于昭君墓的具体描绘。昭君墓及其传说的真伪以及成型年代都不足以证明昭君死去的年代,恰恰是悠悠千古,各族人民对王昭君自荐和亲、远嫁匈奴非凡事迹的无尽缅怀。



    五.与和亲乌孙古稀归汉的解忧公主相比,王昭君的生平及其儿孙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感喟。虽然王昭君及其子孙的历史贡献不及解忧公主和他的子孙,虽然中原王朝的帝王们在历史的纷繁变迁中渐渐淡忘了这些非凡的和亲公主,同样幸运的是怀有爱国之心的中原汉族人和那些塞外绝域不断迁徙的游牧民族都永远铭记着她们的名字。
关于王昭君的出生年代、死年和死因,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因而与王昭君的绝世美貌一样成为千古之谜,存在各种动人的传说与猜测。今人的解读更是五花八门。笔者在阅读史料之余,闲聊几句粗浅看法。

   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死后当年,王昭君嫁给呼韩邪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又生二女,长女名须卜居次,次女名当于居次。公元前20年,复株累单于又死,其弟弟且糜胥即位单于,号为:搜谐若鞮单于。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搜谐若鞮单于且糜胥是呼韩邪单于第三个儿子,公元前20---前11年在位;在位共计8年;每两年到汉朝朝会一次;前11年到汉朝朝会途中病死。且糜胥在位期间为汉成帝时期,汉朝政局相对稳定,西汉著名文学家、目录学家刘向、刘歆父子都还健在,却没有留下王昭君死年和死因的的任何记载,东汉历史学家班固所著《汉书》和宋代历史学家范晔所著的《后汉书》都没有相应记载。如果王昭君再次改嫁,史料理应有所记载,公元前20年,王昭君第二任丈夫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死后,因无王昭君殉葬的相关记载,可以推定王昭君自此寡居。有人说复株累单于死去一年后,王昭君去世,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因无任何依据,此说难以令人信服。

笔者认为,根据《汉书。匈奴传下》中相关史实记载,王昭君最有可能死在呼韩邪单于第七个儿子舆单于即位之初,也就是她与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后一两年。对应年代为公元18年到20年左右。理由:

一.王昭君入宫时年已十九岁,照此上推,当出生在公元前52年左右,到公元19年前后,王昭君已经年过古稀。网上有资料说王昭君生卒年代为公元前52---前19年,笔者在对应年代史料中看不出任何王昭君去世的背景痕迹。

   二.伊屠智邪斯是她和呼韩邪单于唯一的儿子,伊屠智邪斯之死是王昭君出塞后唯一的、最大的精神打击事件。公元18年,王昭君两个女儿等亲眷进京奉献前后再没有提到王昭君的任何事迹。有人说塞外气候恶劣,王昭君活到三十来岁已经不错了,此说更不可信。

   据史料记载,出生于民风淳朴的荆楚民女,历经大汉后宫三年之久的磨砺,挺身而出自荐和亲匈奴的王昭君,绝不似第一个远嫁乌孙的细君公主那样身体纤弱、性格柔弱,同样是生活在匈奴的呼韩邪单于五、六十多岁去世,解忧公主生活在乌孙,古稀之年回归汉朝,为何塞外的气候偏偏不能眷顾深爱塞外大草原的王昭君呢?可见气候之说难以成立。此外还有殉情之说,也就是说王昭君先后嫁过的两个丈夫都去世了,没必要再嫁给第三个丈夫,也没有人逼迫她改嫁新单于,王昭君在孀居生活的幽怨凄清中撒手人寰,此说近乎以今代古的怜爱式揣测。

  “绝望服毒”、“投水自尽”之说来源于近千年之后的文学作品,而马致远创作的《汉宫怨》这部戏曲源自唐代《敦煌变文集》中的《王昭君变文》,是在民间传奇的基础上,结合当代历史背景和作者的创作思想加工虚构的,不足为信。正史的记载是:在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所生之子伊屠智邪斯被杀之前,汉朝与匈奴关系很好,匈奴也不存在内乱,所谓昭君绝望就是无根之水。

   三.王莽后期的汉朝已经分崩离析,咸单于是王昭君大女婿须卜当拥立的单于,按照呼韩邪单于临终与大小阏氏约定的单于继承制度,理当由舆即位。囊知牙斯单于死后,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是匈奴主政大臣,他希望能与汉朝再度和亲,平常又与咸的关系很好,当他看到咸受到王莽的宠爱、任命,于是越位改立咸为匈奴单于。舆在咸死后即位单于,舆单于即位后不计前嫌,派遣王昭君两个女儿女婿等进京朝贡,主要是贪图王莽的金银赏赐。王莽死后,西汉灭亡,王昭君及其子女已经失去利用价值。光武帝初年,舆单于骄横无比,自比冒顿单于,对汉朝使者言词违逆傲慢。从王莽篡位建立“新朝”开始,囊知牙斯单于就认为王莽不是刘氏子孙,何以可为中国皇帝?从此匈奴与汉朝的关系日益下降,矛盾迭起,祸乱无穷。从上述历史背景看,咸单于的即位是由王昭君的大女婿须卜当扶持上台的,足以断定那时王昭君已经不在人世。

   四.《王昭君变文校注》称,昭君死后,汉哀帝曾派使者杨少前往吊祭。笔者认为可信度很小。

 一是《王昭君变文》来源于唐代《敦煌变文集》,此文集属于民间文学集子,具有浓厚的传奇特色,从变文中对王昭君思乡幽怨、盛极葬礼等情景的叙述描写、歌咏歌词文采,以及汉朝皇帝的祭辞都具备较为深厚的骈文文学功底来看,绝非汉代人所为。

二是《王昭君变文》中提到相关大事与史实相差甚远;诸如汉哀帝遣使吊祭王昭君没有对应史料印证,汉哀帝在位六年时期为匈奴囊知牙斯单于在位,史料中可见汉哀帝去世当年[公元前1年],囊知牙斯单于和乌孙大昆弥伊秩靡[解忧公主的孙子]一同到长安觐见,汉朝以此为荣。囊知牙斯单于入朝从上书请求到成行,经历了三年的曲折。

《汉书。匈奴传》对汉哀帝时期囊知牙斯单于入朝记载的十分详细,看不出王昭君病故的蛛丝马迹。汉朝对匈奴的赏赐极为丰厚,单于随行进京的人员也从以往的二百多人增加到五百多人。当年二月,囊知牙斯单于朝见归国,汉哀帝在当年六月病逝,年方九岁的汉平帝即位,太皇太后临朝称制,先前失宠的王莽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重新得势,并且主持朝政。王莽想讨好太皇太后,便让人侧面捎话给囊知牙斯单于,要王昭君的大女儿须卜居次云进京侍奉太皇太后。此时在公元1年,按王昭君出生于公元前52年推算,年龄恰好是52岁,汉哀帝在位期间的记载比较详细,史料中从未提及王昭君病危、病故的信息,因此王昭君死于公元前一两年之说难以采信。

此外,在我国古典文献中,最早提到昭君墓的是唐代杜佑所著《通典》?!锻ǖ洹分胁⑽蘧咛迩榭龅南晗讣窃?,直至清初钱良择的《出塞纪略》,才有关于昭君墓的具体描绘。昭君墓及其传说的真伪以及成型年代都不足以证明昭君死去的年代,恰恰是悠悠千古,各族人民对王昭君自荐和亲、远嫁匈奴非凡事迹的无尽缅怀。



    五.与和亲乌孙古稀归汉的解忧公主相比,王昭君的生平及其儿孙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感喟。虽然王昭君及其子孙的历史贡献不及解忧公主和他的子孙,虽然中原王朝的帝王们在历史的纷繁变迁中渐渐淡忘了这些非凡的和亲公主,同样幸运的是怀有爱国之心的中原汉族人和那些塞外绝域不断迁徙的游牧民族都永远铭记着她们的名字
昭君的死年和死地,史书没有记载
死年和死因,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所以是一个迷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 |
Copyright 2006-2010 ©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 www.ddg5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千年 版权所有
申博娱乐网登入 | 申博咪牌百家乐娱乐 |
  • 2018中国运河名城(聊城)“裕昌杯”自行车公开赛9月16日即将开赛 2018-09-04
  • 2018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将于9月6日在宁波举行 2018-09-04
  • 习近平就建设两岸命运共同体提出5点主张两岸朱立伦 2018-08-21
  • 习近平就安南逝世向联合国秘书长致慰问电 2018-08-21
  • 习近平就一带一路提建议 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 2018-08-21
  • 习近平小岗调研释放出什么信号 2018-08-21
  • 习近平将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访问瑞士国际组织 2018-08-21
  • 习近平将出席俄卫国战争胜利庆典并访三国习近平 国家主席 2018-08-21
  • 习近平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并致辞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并举行相关活动 2018-08-21
  • 习近平将主持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2018-08-21
  • 习近平对首个“中国医师节”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
  • 习近平对推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政治建设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
  • 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 2018-08-21